hahabet是什么娱乐平台 - 修真小说 - 剑众生在线阅读 - 219 落下帷幕

219 落下帷幕

        一波三折、沸沸扬扬的符会终于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最后一波敌人被清理,会场内外终于清净了。众人看到尘埃落定,面面相视,就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过程跌宕起伏,但总得来说,还是以龙渊一方大获全胜为结果。所以大战之后,龙渊竟还有一部分预备队没有上场,正好完整的来处理善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最无辜的年轻符剑师们被一一请走,用云龙之车拉到别处休养。然后,侥幸不死的俘虏也押走,这个数量并不多。最后,龙渊大举清理场地,剑州没有了,把山头打扫干净,算给昆岗雪山致敬。至于被堵在空间隧道的另一端的幕后黑手龟寇,现在先顾不上他们,以后是主动追击还是被动加强防御,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昭一直在山腰等到江神逸醒来,两人未及多说,便被龙渊弟子找到了。对于汤昭和他师兄,龙渊弟子很客气,也用车拉着他们一同回龙渊的临时营地做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汤昭心情平静中带着透支的劳累,江神逸也需要检查调理,更知道有些事情需要互相交代一番,便跟着龙渊弟子上了云车。那鳄鱼守在江神逸身边,汤昭见它不离不弃,便将之用特殊的灵兽袋收了起来,给江神逸带上。毕竟这鳄鱼是被改造过魂魄的,大有潜力,世上恐怕只剩下这么一只,将来也不会再有了,它既然认准了江师兄,那对师兄也是个助力,江神逸也不会嫌弃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渊有聚拢应用云气的方法,霎时间凝聚了几十辆云车,有客车,有囚车,将众人分别拉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昭和江神逸本来同车,走了一阵,有人上车将江神逸转移到专门的医车上。说是车上有专门的精通医术的弟子为之诊疗,汤昭自不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江神逸刚刚离开,却有人进了车坐在对面,正是和汤昭有一面之缘的鞠天璇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昭早知会有龙渊的人来找他,本以为是打交道更多的祁玉衡,没想到是鞠天璇。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神色亲切,毫无上次见面时那种若有若无的疏离,反而友善至极,一上来便诚恳道:“汤兄,我得像你道歉,之前祭酒的事我一直对你有所隐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一笑,原来话题要从切入,他又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,便道:“无妨,鞠首座不也提醒我了吗?你本来可以不管的。若非你提醒,我也没那么容易反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笑道:“汤兄海量汪涵,能不计前嫌,倒是让我惭愧了。唉,当时我也是鬼迷心窍,只以为这个祭酒心胸狭窄,报不了残肢之仇便要找小辈下手,心中看不过才提醒你一句,没想到他的心大得很,还全是祸心。他不跟我说实话,明着说是报复你,其实是以你作幌子,暗杀小光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有些关心道:“确认了吗?他派鳄鱼袭击我的时候,其实并不在我这里,而是正在别处袭击小光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叹道:“确认,后来我们找到小光王的尸首了,就在他客舍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愕然,反而疑惑道:“这未免显眼了吧?哪有凶手会把尸体藏在自己屋里吗?难道不是有人栽赃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道:“不是——人是他杀的,但尸首是别人放进去的。我们找到了龟寇给他的信——你知道龟寇么?就是本次的幕后黑手。那些人不知怎的发现了他的阴谋,在他走后把他处理掉的小光王的尸首又找了出来,塞进他的房里威胁他。应该是要让他把自己的魂魄大道和前朝灵官之道联系在一起,为龟寇拉拢迷惑那些年轻人。就该就在符会开幕的前一日,朱杨应该是十分纠结,所以突然称自己有病,把演讲推迟了半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恍然,第一天做主旨演讲时确实有这么一出。当时他本来应该在下午出场演讲,却临时被逼着第一个出场,害得他很是紧张。原来就是朱杨被人威胁,纠结着更改演讲内容。怪不得他第一次出场时脸色那么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忆道:“我记得第一日的演讲内容还挺干净,并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内容。倒是第二次就是最后一天演讲就开始掺杂灵官的私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点头道:“正是。虽然祭酒不能亲口诉说,但我们猜测他纠结再三,还是不肯听从龟寇的威胁,比起被曝光杀人,他更不想辛辛苦苦开拓的道路被玷污。所以他第一日讲得内容是干干净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点头,朱杨在学术上也算是个纯粹的人,道:“那么后来龟寇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神色阴翳,道:“龟寇见他不听使唤,便把他杀了。就在符会的第二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算了算时间,悚然道:“那符会第三天上台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道:“是被灵相附身的尸首。那个时候,朱杨已经死了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不寒而栗,然而想想也确实,他们出了倒影之境,发现朱杨已死的时候,他的尸首已经全然僵硬了,只因为一直在活动,没有明显尸斑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看他精神抖擞,比活着的时候气色还好,灵官能做到这种程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道:“可以的。这也是灵官中的一支。魅影中有一支叫做死魅,专门附在死人身上,令之行动如常。别说刚死的尸首,就算是积年的白骨也能行走如常,还有特殊手段为其外表装饰,使之不易发现。是魅影中极难对付的一支。而灵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冷笑一声,道:“前朝灵官几乎处处对标魅影,几乎就是人间魅影。魅影有的他们也一定有。当时他不是还表演了一个断肢重生吗?当时清渠书院的岳师兄说那是斗魅激发肉身潜力的手段,其实是死魅操纵尸体的本事。他们大概是获取了一部分那朱杨的笔记、记忆之类的,把里面的内容筛筛剪剪,倒也能凑出一堂像样的课来,还塞了不少私货。最后更一不做二不休,要把学生们一起绑走,只是没有成功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点头,怪不得最后那堂课讲得很没有意思,虽然货真价实,但好像照着书念一样,再没有第一节课的妙语连珠,果然是换了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汤昭也差不多明白了前因后果,也不免感慨。虽然他和朱杨有嫌隙,但人死了也就释然了。朱杨在符道学问上造诣无可置疑,激情和志向也堪称强大,差点就成了开山祖师级别的人物,却就这么毫无价值的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暴殄天物,这又是龟寇造的一大孽!

        到最后,说不定还算是汤昭给他报了仇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慨一番,这一篇揭过去。鞠天璇便问他上去掌握剑的事。汤昭自然不能说眼镜的事,只说猜测自己的灵感方向与坤剑相似,眼见众生有劫难,一时血气上头,开着车上去拼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当然只有相信,只是怪异的打量汤昭,没想到这样文质彬彬的少年竟也有愣头青的一面,道:“好在善有善报,终究那把剑认可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解释道:“我并没有得到认可,只是它借我支撑了一下。”便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感觉,坤剑有自己的思想,他也指挥不得,最多是发出些请求,发出剑法剑势全都要看坤剑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些话都是事实,说得也真诚,鞠天璇细细分辨之后信了,笑道:“其实若那剑是眠剑,它是会认可你的,它对你确实青眼相看的。然后它有剑客,自不能再选你。不过焉知非福,你的方向没错,天赋又强,将来必成大器。那时自己铸剑,说不定比这仙剑还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互相吹捧一番,又聊了聊最后的大战。鞠天璇不知汤昭早已知道龙渊的黑历史,也没细说,到底提到了龟寇乃是前朝势力,记恨龙渊弃暗投明,一直想找机会报复,又觊觎坤剑的强大,才闹出这样的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鞠天璇忧心忡忡道:“龟寇来势汹汹,他们一直处心积虑,既然大张旗鼓有此一搏,想来是准备好了。登上舞台,就不会轻易下来。你别看他们今日失败,可是显露出来的实力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,这种谋划可能还有几百、上千个。到时江湖上、朝堂上又是多事之秋了。汤兄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正色对汤昭道:“你今日不但坏了他们的计划,还杀了他们的重要人物,龟寇睚眦必报,必然还要找你麻烦。咱们也算同仇敌忾,互相应该多多联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昭点头,对于龙渊递来的橄榄枝自不会拒绝,别说这一次,他早从阎王店那里得到消息,龟寇似有针对九皋山之意,双方早晚要做过一场,今日也不算他先惹事。而龙渊和龟寇之间也是私仇,敌人的敌人不说是朋友,也能互通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阎王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汤昭想到了那位神秘莫测,正邪难辨的危色,不知他去哪儿了。好像没看见他上云车?

        鞠天璇陪着他一路到达了白城。除了剑州,白城也是龙渊一早布置的落脚点,这场符会算是以白城开始,以白城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外的荷花池还在,看来那位剑圣是新做了一个荷花池给汤昭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昭和江神逸和符剑师们一起又在荷花池住了几日,期间不免和新朋友们联络感情,交流学术,交情日深。一直到龙渊把事情都收拾妥当,众符剑师方陆陆续续离开。龙渊为表歉意,又赠送了所有人贵重礼物。众人本来对符会颇有微词,但礼品丰厚,也不好意思再追究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昭那番礼物自然更丰厚,龙渊又特别给他加了几倍,还把龟爷正式送给了他,汤昭便将龟爷公然放在莲花池内,算是过了明路。最后双方留下联络方式,龙渊邀请他去做客。汤昭自然答应,也打算有机会去看看真的龙牙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大势力弟子和汤昭也是互相留了联络方式,约定将来互相拜访。经此一役,几人也算共患难,有了并肩作战的交情。且汤昭表现从哪方面来讲都为众人之冠,这些年轻天才生来骄傲,只服真本领,都认可了汤昭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符剑师回到各自门派,汤昭之名便当闻名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离开时,王飞邀请汤昭去雪山王府做客,汤昭本来有意,但算了算时间,依稀记得自己和检地司麦副使有约,还有个魔窟需要处理,只得暂且推后,反正以后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汤昭和江神逸离开剑州,一路走到昆岗之外,四下无人,江神逸突然道:“师弟,我告诉你一件事,你可别吓到了。”